深游西雅图2 第一篇 再会西雅图

2013年末,我第一次到访了西雅图这个美国西北太平洋地区的美丽城市,一年后,再次与她相会,也是在晚秋,当然,遇到了不同的风景。我们还乘坐了 AMTARK 美铁的 Coast Starlight 海岸星光号列车,完成了去年未尽的愿望。这次旅行我还是选择乘坐了 深圳 – 北京 -西雅图 的海南航空航线,2014年的10月30号中午,我的表妹和我一起坐上了深圳飞往北京的航班,是的,这次我们的小旅行团的成员发生了一些变化,新成员 Lee 在我们起飞后,于广州登机。由于北京飞往西雅图的HU495航班的起飞时间相比去年提前了一些,这次我选择早一天到达北京,休整一夜后再从北京出发前往目的地西雅图,由于存在跨夜中转的问题,海南航空是承担我们当晚的住宿酒店的,也就是那种专门安排航班延误的酒店。我和表妹顺利在下午四点多抵达北京首都国际机场,而 Lee 遭遇了航班延误,在我们到达的一小时后才到。再加上处理酒店入住的问题,折腾到6点多钟才安顿下来。

关于中转或延误住酒店,海南航空还是有些规矩的,国内航班经济舱乘客住2人间,而国内航班商务舱、头等舱,以及国际航班旅客,可以选择单间住宿。但中转乘客不提供餐食,所以我们需要在休整完后自行外出觅食,好在提前和北京的一个朋友约好,她请吃饭,坏在她住二环,所以决定打的去,曾经在北京打的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尤其是这么长的距离,如今有了打车软件方便了许多,再说,这间专供航空公司安排旅客住宿的“丰荣君华酒店”建在T3航站楼附近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没多少出租车来往这里。

打车到了一个地铁站,最后一次乘坐2元钱任坐的北京地铁了。

在前门吃过了朋友(我叫她小小学姐,是一个笑起来很可爱的唐山女孩,名字也很可爱,单身。)请的东来顺火锅,回到酒店美美的睡了一觉,一直到第二天的上午11点才跟随酒店的接送车到了 T2航站楼,航班预计是在 15:50 起飞,提前到T2是为了吃个午饭,并且等我们的第四个小伙伴 Anjeao 出现,他从上海出发,去年的游记中,他是唯一一个和我一起从北京出发到回来的,这次也不例外。

在T2航站楼的边检,遇到了一个被搀扶出境的中年人,边检警察核查这人的护照后,通知他被拒绝出境,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种场面。

这就是我们此次搭乘的飞机了。

登机时,遇到了几个前往西雅图旅行的女孩,朋友把我的《深游西雅图》发给她们作为参考指南,替我做了广告。

海南航空已经将 HU495/496 北京往返西雅图的航班由之前的 Airbus 330 变更为了 Boeing 787,去年我们还吐槽它飞波音的老巢用空客,787是目前最现代化的一个机型,除了客舱要更漂亮,机身更轻飞行速度更快,更棒的是舷窗比之前的机型要大了30%,视野好不少,不再使用遮阳板,而是使用了电致变色玻璃,就是像液晶屏一样,可以调节透光度,即便是最低透光的情况下,也能看清外界的风景,再也不用害怕别人把遮阳板放下,让我看不到窗外美景了,飞行过程中我也发现了其坏处,因为我往返机票都提前一个月订的,都选中了靠窗的座位,结果崩溃的发现乘务员可以直接控制每个窗户的透光度,并且锁定乘客的调节权限,除非我去抗议。

国际航班允许飞机平飞的时候,乘客在机舱内走动,甚至到尾部的配餐室里站会儿,如果晚上的餐食没有吃饱,这时候也可以自己拿点空乘准备的食物和饮料,没想到后来我一直在吃的是准备送去头等舱的餐食,空乘看到我一直在吃又不好意思阻止,结果让我挺囧的。

很巧的是,竟然在飞机上撞见了衣哥和他妻子,正好在我们前座,衣哥也是来参加微软的峰会,是圈子里的老前辈了,真是很巧,他听说我对这次旅行做了专门的旅行计划之后,便要去看了一下,最后他带他妻子一起加入到我们峰会之后的旅行计划中。

由于这次我坐在窗户旁,所以这次终于有机会和大家说说去程看到的东西了。飞机起飞的时候,我们在一片迷雾之中,爬升到3000米,我们在一片迷雾之中,6000米,仍然是迷雾,9000米,快突破云层了… 北京的雾霾太壮观了… 好吧,就不黑北京了,不过这个时候天也黑了,大约过了2个多小时,飞机飞过了一团团雾蒙蒙的灯光,灯光是桔色的,上面就像铺着一片丝绸般顺滑的棉花絮,这一片接着一片的桔色朦胧,就是俄罗斯的哈巴罗夫斯克了,这意味着我们已经离开了中国,飞跃了中国最东端的佳木斯市抚远县,来到了辽阔的俄罗斯领空。

随后,窗外又陷入了黑暗之中,而这一路上,都可以看到飞机飞过的地方,无论是多么的漆黑,都有一个个星星一样的光点点缀在地面上,我想那应该是航路上的灯塔吧,飞越了鄂霍次克海,在堪察加半岛和马加丹州之间的舍列霍夫湾上空,我第一次看到了极光,虽然它很淡,轻轻的隐匿在夜空之中,看起来像是蓝绿相间的丝带,柔软、缥缈却又真实。

这个时候,机舱内开始弥漫着睡意,而我却一直看着窗外,不知道接下来会看到什么。不知过了多久,慢慢的,远处出现了一丝蓝色的光亮,我以为又看到极光了,开始兴奋起来。

可是亮度不断增加,通过这缕光逐渐可以看到飞机下方的云朵,渐渐的清晰起来,原来这是黎明的曙光,它是那样的干净、极致、纯粹,这是阿拉斯加上空的日出。

天空越来越亮,我看到了海面上出现了一个三角形的岛屿,这是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省的格雷厄姆岛。

紧接着,见到了壮美的沃丁顿山。

没过多久,见到了各种建筑物和树林交错的城市,是的,我们已经到了西雅图的上空,此时是西雅图当地时间,10月31日上午11点,787就是快啊。

入境的时候,入境官简单的询问我此次来访的目的和行程安排,我和表妹被批准了6个月在美国的滞留许可,而 Anjeao 和 Lee 只被批准了2个月,虽然不影响我们仅仅10天的行程,Anjeao 说,入境官问了他除了参加微软的会议还有别的行程没有,他说没有,于是就在护照盖下了2个月有效的入境戳。

出了机场航站楼,瞧瞧 Anjeao 潇洒的样子,虽然这时天气有点冷。

有了上次的经验,我们这次依然选择住在西塔科机场附近的戴斯酒店(Daysinn Seatac),我带上了上次在酒店拿的名片,使用国内的手机,在机场的轻轨站(Link Light Rail Station)拨打了酒店的前台电话,拨了多次都没拨通,一开始以为是电话换了,着急了起来,结果发现是因为没加美国当地的国家地区代码 +1,好在发现问题后,顺利的打通电话,和前台说,我们在轻轨站,需要酒店的 Shuttle Bus 来这接我们,那天下了雨,当然西雅图几乎天天下雨,在寒风瑟瑟之中等了一会,被接去酒店办了入住手续,下车时给了司机1美元纸币的小费。为了给小费,我去本地招商银行换了几十张1美元的零钞,好在银行刚好有这么多零钱,因为之前有个客户预约了很多零钱,但最后并没有来换,结果我就占到便宜了。

表妹和 Lee 都没来过西雅图,为了带他们在西雅图市区玩玩,但又要配合紧密的行程,我们决定到达的第一天下午就去飞行博物馆(The Museum of Flight),Anjeao 和我曾在去年来过这里,但由于时间关系,并没有完整的参观。上次是朋友开车来的,这次我们需要使用公共交通工具自行前往。我们回到了轻轨机场站(Link Light Rail Seatac Airport Station),乘坐开往西湖(Westlake)的列车,在塔奇拉国际大道(Tukwila International Blvd) 站下车,当然,还没有 ORCA Card 的同学先要在轻轨站使用现金或者信用卡购买。到站后,下楼梯就可以找到塔奇拉国际大道公交站(Tukwila International Blvd Bus Station),乘坐金县公交 King County Metro 124 路经过 12 站约 20 分钟到达 East Marginal Way S & S 94th Pl,公交车 30 分钟一班。在大西雅图地区,许多公交站的名字都是以路口命名的,这类似上海的“黄兴路中山北二路” ,但往往大道有具体名字,如这里的“East Marginal Way S”,后面的 S 代表 South,而 & 符号后面的 “S 94th Pl”则是与大道相连的小街道名称,而小街道,都是用数字标明的,你会发现公交车一路上都在不断的报读数字,一不留神就错过了站。

来到飞行博物馆,我们第一件事就是购买一套 CityPass,在2013年的游记中曾介绍过这本“城市通行证”,可以以较低价格体验多个著名景点的套票,不过这次旅行中,CityPass更新了它的门票范围,然后我写这篇游记的时候(截止2015年10月),它再次更新,包含以下内容:

① 太空针塔 / Space Needle 白天和夜晚的两次门票

② 西雅图水族馆 / Seattle Aquarium

③ 阿戈西游轮海港游  / Argosy Cruises Harbor Tour

④ EMP博物馆 / EMP Museum  林地动物园 / Woodland Park Zoo 二选一

⑤ 太平洋科学中心 / Pacific Science Center  奇胡利玻璃花园 / Chihuly Garden and Glass(最新加入)

 

目前价格为 69 美元(截止于2015年10月)

参观飞行博物馆的顺序,与第一次来不同,由于我和 Anjeao 上次由于时间的关系没有参观 飞机公园 和 战争飞机展览馆,所以我们首先奔向位于飞机公园内的 Air Force One 空军一号。这可是真正的空军一号,只不过早已退役,空军一号是美国总统专机,而这架是尼克松时期的,而且尼克松还乘坐这架飞机访问中国大陆,成为了第一个造访中国的在任美国总统。

Anjeao 手举一美元扬言买下它。

这是早期的波音747客机内部结构,很难想象,在那个电气化程度还不高的年代,驾驶舱的很多操作,竟然是用一根根细细的尼龙绳连接着飞机的各个部位,当时的设计师真是厉害,不过要是一根控制机翼的尼龙绳断了肿么办。。。

在西雅图这点非常好,多数公共场合都会提供这样的免费饮水台,只需要摁一下前面的大按钮,就可以出水了。基本都不用去买饮用纯净水。

来到战争飞机展览馆,这架是曾经美国援助中国抗日战争飞虎队(Flying Tiger)的飞机,画着飞虎队标志性的鲨鱼头,上面还写着奥瑞利之女的中文字样,以及一枚青天白日徽章。飞虎队全称叫做 中华民国空军美籍自愿大队 American Volunteer Group / AVG,由美国人陈纳德(Lee Chennault)组织。为什么飞虎队要用鲨鱼头做标志呢?因为当时的飞虎队队员提议用鲨鱼头吓唬日本人,不过后来有些飞机就改用飞虎队的标志了,当然就是一只飞起的老虎,而且这个标志还是迪士尼的创始人 华特·迪士尼 亲自设计的。

飞行博物馆的二战时期日军占据地区的图示,中国的地名都是按照当时的英文写的,不是现在通用的汉语拼音写法。

能收起翅膀的飞机

二战展览馆中的很多飞机都是参加中国抗日战争的美国飞机,当然要合一张影。

这是早年的波音公司飞机制造厂,今非昔比呀。

美国空军,来华助战,仰我军民,一体救援。– 国民政府航空委员会

女生们先生们,欢迎登机,我们的飞机即将起飞,请大家系好安全带。XD

再次来到国际空间站,这次工作人员和我们详细介绍了国际空间站的情况,当他提到国际空间站距离地球 250 英里的时候,Anjeao 说,250 在中国的含义是 Stupid 愚蠢的意思,工作人员哈哈笑了起来,他说以后他向其他人介绍的时候会说 251 英里了。

飞行博物馆门口的美国邮政信箱,去年曾经在这拍了一张销魂的背影照。

参观完飞行博物馆,我们在门口的公交站乘坐 King County Metro 124 路公交车前往 Downtown Seattle(西雅图市区),途中会经过 28 个站,约30分钟。由于我们都有 ORCA Card,直接上车刷卡就行啦。

公交司机是个黑人大姐,头戴一朵枚红色的大花,上车时,她向我们美美一笑。这是个多姿多彩的国家,公交车的信息屏不仅显示线路信息,还会显示和司机心情有关的信息,就如这辆车的屏幕上显示着一朵玫瑰花,还有一个头戴玫瑰的女司机,还有的公交车上写着 Go seahawks!司机穿着NFL 海鹰队的球衣装备。

抵达我们今天最后一个目的地,普吉特海湾(Puget Sound),瞧那晚霞,美丽的一如既往。

必来之地,派克市场(Pike Place Market),又称西雅图农贸市场。我是不是像个进城卖土特产的大叔?XD

当夜幕降临,看到许许多多带着面具穿着各种奇装异服的人们,才意识到,我们到达西雅图的第一天,是万圣节,这一晚,小鬼满地跑。

我们是回到位于 西塔科(SeaTac)的酒店附近才开始吃晚餐,不用提当时有多饿了,根据去年的经验,我们选择了附近 Jack in the box 的 Teriyaki chicken,是一种日餐,有米饭就能吃了,味道依然不错。

明天,我们的行程依然是西雅图市区,带没有来过这里的表妹和 Lee 继续体验西雅图,同时迎来我们的第5个小伙伴,Kevin Xu,此时他已经起航,正从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出发前往西雅图的途中,和我们搭乘的是同一个航班,只是晚一天出发,也会见到许许多多一样和不一样的风景。

西雅图的第一夜,晚安。

1 thought on “深游西雅图2 第一篇 再会西雅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