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沉默在互联网之外?

又发生一起有关老人跌倒搀扶后反被诬的新闻事件,不知道是舆论的导向,还是真的最近这种事情发生特别多,还包括中年妇女和小孩在地铁站随地大小便的新闻,这些都是在互联网上被反复热炒的素材,可是在这些事件中,我看不到跌倒的老人或是随地大小便的当事人自己的发言,乃至更多其他的背景资料都很难在这个包罗万象的互联网上找到。是的,他们在这个网络化的时代被边缘化了,他们可能不会上网,或者不懂得如何在网络上发声,而传统媒体似乎都不愿意去理会他们,也跟着网络舆情起哄,以至于无法得到这些事件更具体的情况。

搀扶老人反被讹,在网络上的讨论基本都导向责骂老人的一方,有人认为这是坏人变老了,但我不太愿意将问题归结于道德因素,因为道德标准会受环境影响非常大,道德不会是问题发生的根本性原因。2014年初的“广东男子扶老人被诬自杀”一事近期受到许多公众的关注,事情发酵后深圳公益人士陈观玉找到当事老人并与其对话,老人曾坦承过是自己摔倒的,而诬陷事件另一当事人吴伟青的原因则是因为自己没钱看病,指望他能给钱用。但很可惜在后期的报道并没有看到主流媒体有深究过这个问题,而将重点放在了别处。

老人身体各器官包括大脑都处于老化状态,反应也较慢,多和老人接触后会发现老人容易将不同的事情之间的关系混淆,对事情的判断会比较简单,像是小孩的思维方式,其实这就是所谓的老糊涂或说老小老小,是导致类似问题的原因之一,但在以年轻人为主力的互联网时代似乎没多少人关注这一人群的问题,因为没有到那个阶段很多年轻人无法去理解老人在那个阶段的情况。

另一方面因素则在于现在国内老人普遍存在不安全感,尤其是出现讹钱的案例,这样的情况普遍出现在老人身上,是因为老人在中国社会目前处于较弱势地位,很多老人养老都成问题。目前中国养老观念还是养儿防老,原因是对于社会养老制度的不信任,其中最突出的问题就是老人医疗问题,因为身体器官老化,许多疾病会反复发作,特别需要长期的医疗资源支持,而恰恰这点在目前的中国是很难满足多数普通老人的需求的。老人缺乏保障,缺失安全感,于是就很容易发生这种跌倒搀扶反被讹诈的现象。

也许有人会说,这样也不能成为讹诈别人的原因,然后又将道德因素引入进来。我一直有留意过年长辈对于年轻人生活状态的看法,现在有许多年轻人在外务工,而在老家的长辈由于可能并没有经历过现在年轻人外出务工的生活,对年轻人在外的生活状态往往抱有过高的期待,在农村尤其明显。他也许只是想摆脱养老困境,而主观认为这么做应该不会对对方造成太大负担。

而另一与主题相关的话题,我想谈的是中年妇女和小孩随地大小便的更深层原因,依旧不拿道德说事。我认为一般人是不可能愿意在众目睽睽之下随意大小便的,关于小孩的随地大小便问题,也许公众可以认为是与家教有关,的确有许多新闻事件中小孩的家长也在他们身边,而且最后也没有去清理现场,这种情况公众会责怪家长缺乏公德,不过这需要分开来看,年龄较小的小孩其实对大小便的自控能力非常有限,而其中还有个体差异,有的孩子可能很早就可以自控,但有的孩子长得很大了还是控制不住,在这种情况下,公共设施的设计应该考虑到这个因素,当然孩子父母理应在孩子方便结束后清理现场,或者随身准备应急措施。而中年妇女的情况也和孩子会很类似,这点许多年轻人可能不清楚,年纪越大失禁的可能性就越大,这并不是能不能憋住的问题,这点无论是互联网还是传统媒体,我都没有见到有人提起。而许多地铁站的公厕设计非常不合理,在许多城市,要在地铁站迅速的找到公厕并不容易,这对已经开始出现失禁问题的中年人,尤其是中年妇女来说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

无论是所提到的老人、小孩还是中年妇女,他们在互联网上几乎很难有发声的机会和空间,而这些新闻事件却被媒体很片面的向读者、观众呈现,在网络上评论事件的更多的是一些年轻人,他们主要是以自己的现实情况和立场对这些新闻事件作出判断,而结果是可想而知的。如今一有事情发生,就有媒体非常关注网络上是怎么看的,不少人也是如此,思想跟着网络摆布和动摇,而缺乏独立的思考和求真的态度。

2 thoughts on “谁沉默在互联网之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