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游西雅图 第二篇 Hello Seattle(旅行第一天)

踏出机场的第一步,天气比较冷,但空气非常干净,连在这里呼吸都是一种享受。我们拖着箱子沿着机场往南面走,寻找我之前在网上预定的 Days Inn 酒店,这家酒店隶属于 Wyndham Hotel Group,是世界上最大的酒店集团,Inn 当然就比较便宜了,相当于国内的七天连锁酒店一样,还可以向中国的三大航空公司累计里程。双人间大概含税 $65 左右,这里的税指的是西雅图所在金县的消费税,税额是消费金额的 9.5%。到了酒店后,在前台办理入住手续,由于房间是我预定的双人间,对方要求出示我的护照,以及我支付用的信用卡,做了简单的登记,就给了房卡,并没有像国内一样,入住的人员全部都得登记。

我和 Anjeao、Pearson住在这家酒店,而 Kinfey Lo 和 Robinsky 预定的酒店,都是在 Bellevue (贝尔维尤市)。整理好物品后,准备带他们去要住的地方。于是我们又回到了机场,找到了公交站台,打算等从机场乘坐公交车前往 Bellevue。

西雅图的公交车主要包括 King County Metro (市内公交)和 Sound Transit Express bus(跨地区公交),机场这个地方是叫 SeaTac 西塔科,顾名思义,这是 Seattle(西雅图) 和 Tacoma (塔科马)中间的一个地方,我们打算乘坐 Sound Transit 560 路从SeaTac 到 Bellevue 。西雅图的公交车,这和国内还真不一样,这里的公交站牌,准确的告诉你下一班车什么时候经过这里,意思就是说,这里的公交车都是准时到站的,我最终也没搞明白为什么也存在堵车的西雅图,公交车却能准点到达指定公交站。

等了一会,大家似乎都想先去市中心(Downtown)逛逛。机场到市中心是有一条轻轨连接的(Sound Transit Central Link light rail ),在进轻轨站前,看到一台自动售票机,可以销售单程票和 ORCA Card(交通卡),除了支持现金支付,还支持刷信用卡,购票时才发现,上面除了英语和西班牙语,也提供中文界面服务。ORCA Card 的全称叫做 One regional card for all,而在英文中 ORCA 也是虎鲸的意思,所以它的标志也是一头鲸鱼。每张工本费 $5,也不比国内贵多少,由于不知道要花多少钱,我就向卡内增值了 $10。

Sound Transit Link light rail 自动售票机/ORCA售卡机

上车时发现没有刷卡的地方,后来才知道,原来是在买票的地方刷卡,然后这次就算逃票了吧,单程票是 $2.5。这条轻轨从 SeaTac Airport (机场)出发,总共13站,最后一站是 Westlake(西湖站),我们是在 Chinatown 下车的。

Chinatown 就是中国城(或唐人街)的意思,其实这地方以前一直叫 International District(国际区),这里不仅有很多华人,还有日本人、越南人以及韩国人。

一出站就发现有一个黑人在喂鸽子,鸽子并不怕生。

路上很干净

Seattle City Hall(西雅图市政府)

背影

看到那辆公交车了没,西雅图很多马路都是倾斜的,有些马路的坡度还非常夸张,在国内应该是很难见到,难怪美国片经常有车忘记拉手刹,然后滑下去的情形。

Seattle Public Library(西雅图公共图书馆)

由于第一天的照片都是手机拍摄的,效果不太好,将就下吧。

这张照片是 Robinsky 拍的,所以自然他就不在照片里了,从左到右依次是 Pearson、我、Anjeao 和 Kinfey Lo。

由于是送两个朋友去贝尔维尤,而出来玩只是顺带的,所以还是拖着两只大箱子,进入西雅图公共图书馆的时候,因为箱子不方便进入,我们问前台一个女保安,能否把这些箱子寄存在她这里,她说图书馆不提供寄存服务,后来看我们实在是无奈,也应该知道我们是远道而来,所以就特许我们把箱子带入图书馆内,但仅限30分钟,我们连忙对她表示感谢。

这栋下面小上面大的奇怪的建筑物是 Rainier Square (瑞尼尔广场)。

有趣的 Ride the Duck(鸭子船),这个船或者说是车是西雅图的一个著名游览项目,可以载客到西雅图市区到处转悠,然后直接开下海,轮子直接泡在海水里就变成船了,也就是说这个车子是海陆两栖的。

Pike Place Market,中文名叫 派克市场,又名西雅图派克农贸市场。今天只是转悠转悠,而过几天还要来,所以就不做深度介绍了,这里是一个好玩的地方。

街头艺人

派克市场有名的鲜鱼店,据说历史非常悠久,而且还有好玩的飞鱼秀。

这也是派克市场非常有名的地方,看到 STARBUCKS 没?世界上第一家星巴克就是这间了,不过由于之后还会来,所以就不多说了。

在派克市场望向 Puget Sound(普吉特海湾),非常漂亮,可惜照片丢失了太多的美感。日落余晖洒向远处朦胧而又层次分明的群山,这样的美景就像电影里的特效做出来的一样,从未见过如此美丽的海景。

派克市场附近

Visit-Seattle-DayOne-19.jpg (600×450)

对面是 Bainbridge Island (班布里奇岛)

太阳就要下山了,但此时也就是当地时间下午四点多钟,因为西雅图纬度较高,所以冬季日落时间非常的早,四点半就要天黑了。拿出手机,看了下北京时间,西雅图时间比北京时间晚16个小时,所以现在差不多是早上八点钟,用手机打了个电话给家人报平安。

随后,我们到轻轨的最后一站 Westlake(西湖)坐 Sound Transit Express bus 穿越 Lake Washington(华盛顿湖)到 Bellevue Transit Center(贝尔维尤交通中心)送 Kinfey Lo 和 Robinsky 去酒店。

在 Bellevue Square (贝尔维尤广场)的 T-Mobile 营业厅办了一张 T-Mobile的电话卡,由于在北美地区的手机通讯网络和世界其他地方都不太一样,所以在这里做一个介绍,给打算访美的童鞋一点建议,完全不懂的可以无视。在美国,虽然有很多移动通信运营商,但实际上真正覆盖全国的只有四家,分别是 Verizon、AT&T、Sprint、T-Mobile 其他都是地方性运营商,而这四家中,Verizon 和 Sprint 经营的是 CDMA 网络,美国的CDMA手机是不插卡的,所以可以不用考虑了,AT&T的信号比较好,但资费较贵,T-Mobile 资费便宜一些,但其无线频段比较特殊,首先它的GSM频段是 1900Mhz,也就是说国内的双频手机(900Mhz/1800Mhz)是无法使用T-Mobile网络的,需要用四频GSM手机。而我在这里打算用3G网络,之前在国内的时候就查询过这里的网络情况,T-Mobile 的 WCDMA网络之前是使用的 1700Mhz Band 4,在国内基本没有手机支持,刚好华为工作的一个同学之前给我一台华为 D1 U9500,经查实刚好兼容 T-Mobile 网络,华为不愧是做电信设备起家的,这里要赞一下。但我和朋友实际在营业厅问营业员网络情况,营业员的答复是 T-Mobile 已经开始在全美覆盖 1900Mhz 的 WCDMA 网络了,这样的话 iPhone 和 Nokia Lumia 之类的手机都可以完美使用 T-Mobile 3G,但要注意,T-Mobile和AT&T 把3G的 HSPA 也称为4G,看来美帝也喜欢混淆概念,我的iPhone4S插上T-Mobile的卡后也显示4G网络了,实际上只是3G而已。

——技术性知识介绍完毕,长不了姿势就略过吧。

 

T-Mobile 的 pay as you go 计划相当于国内的预付费手机卡,如果仅使用2G网络,每天只需$2即可使用 无限流量的2G上网/无限全国短信/无限全国电话,如果要3G服务就是每天$3,服务内容和2G套餐是一样的,只是每天多了200M 3G流量,超出后就降为2G网络。和国内运营商对比资费,无力吐槽了。这张卡只是用来上网和打美国电话,打国内我还是用的国内的号码,中国移动漫游到T-Mobile网络,中国联通漫游到 AT&T 网络,致电国内或接电话每分钟都不超过1元钱,还是可以接受的,电信卡特殊一些,最好使用双模手机配合天翼国际卡漫游到AT&T或T-Mobile,这样资费和移动相当,而手机上网千万要在国内关闭后再漫游,避免产生高额国际漫游费。

T-Mobile 的店员首先问我们要几天的服务,然后直接开了一张新卡再充入够支付这几天日租的金额,卡要单独收费$10,最后让我们十分无语的是,连话费都收了消费税,总共加起来花了$45左右才搞定的。付费的时候,朋友建议我不要刷信用卡,免得因为理解问题不清楚服务条款导致额外账单产生,我就付现金了,本来打算把我口袋里的$100打散,付了$100的纸币,对方看了以后就摇摇头,表示无法为这么大的金额找零,我终于在美帝装了一回大款的感觉,因为美国人习惯使用信用卡支付,所以$100是很少使用的,据说使用这种面额最多的都是黑涩会,好吧,这张钱到回国了都没花出去。

在 Bellevue Square (贝尔维尤广场)里的 Microsoft Store 逛了逛

在二楼又逛了 Apple Store,对面有一家 Tesla 门店。

Tesla Model S

Tesla 的汽车因为是电动车,所以完全没有引擎,汽车前盖打开后里面是空的,可以放东西。

车的仪表盘是电子屏幕,而右侧有一个非常大的屏幕。

Kinfey Lo 和 Robinsky 在酒店安顿下来后,我们坐公交车回 SeaTac (西塔科),公交车每次 $2.5,夜间行驶时车厢里开的是红色的灯,这和国内不太一样,每次有人上车,司机一定要等上车的人坐稳了才开始开车,换作在国内,你上车的速度慢了点都可能会被鄙视,更不要想等你坐稳再开车了。

因为没有拍照,这张照片来自 Google  街景服务,Jack in The Box 在 SeaTac 的店。

到了机场后,我们往酒店方向走,顺便找有没有吃东西的地方,然后在路口看到一家名为 Jack in The box 的店,进去点了一些汉堡之类的东西,我觉得真不好吃,但似乎那些美国人都吃的很爽的样子,也许是不对胃口吧,一餐花费大概 $7.5。在点餐的时候,还弄出了一些尴尬,Anjeao 是我们之中口语相对好的,但点餐的那个MM的英语带地方口音,并不好懂,以至于有些话没听清楚,然后他就说了一句“Pardon?”(劳驾重复一遍的意思),但对方完全听不懂这个词的含义,于是 Anjeao 又重复一遍,对方眉头紧锁,还是不明白的样子,最后无奈只能说”Can you Say again?“,对方这下才懂了。后来我去询问一个在美国生活较长时间的朋友这个问题,她说 Pardon 这个词在美国并不常用,在英国和澳大利亚才会用的多一些,这是一个美式英语和英国英语区别的典型例子。后来我们还遇到了不少语言文化习惯的问题导致的沟通麻烦,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回到酒店后,美美的睡了一觉,消除了飞机上读过的一夜带来的疲倦感。

发表评论